• 名人传,只为改变你我!
当前位置: 名人传 > 情感日志 >

情感日志

老爸的“五指梳”

09-01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下笔,似乎觉得五指梳这档寻常的事不太值得花心思琢磨。果真我是犯了媒体所说的90后通病把关爱当做理所当然的义务。 老爸一向喜欢带我去游泳,我的游泳水平却和成长没太大关系,不像电影里边...

茼蒿菜

09-01
前段时间对这种蔬菜不知它藏着怎样的魔力,让我朝思暮想,野逸的味道使我晚上在学校寝室通过电话对妈妈叨唠,真的很想吃到,即便是最简单的清炒。母亲发笑,一种普通的蔬菜,怎会要人魂牵梦绕? 太喜欢它如菊的滋味...

米兰开了

09-01
今天,你又开花了。没来得及跑到窗边看你,奔涌来的喜悦的风已大大咧咧地透露你花开的秘密。开花了,开花了!清甜的香四处公布盛夏的收成一缕香花满枝头。 推窗看你,娇羞地躲在清晨的微凉里。你颤巍巍地抖着满头的...

绝美的定理们

09-01
谁能否定物理公式与数学定理的美?也许雪片似的考卷,烧灼熏黑了原理的天窗,也许我们已无暇顾及题目背后透彻洞明的真理光明。看不见的美好,不代表不存在。 两圆相交至多只有两点。两个独立的切星轨相织相错的纪律...

补勇

08-31
想着子路率尔而对,即便老夫子不以为然地哂笑,也真的佩服,直爽无畏,稍带年轻热血的莽撞,却是有才有谋的。太谨小慎微,太小心翼翼,我们持重得有些胆怯。 胆怯,所致缺乏创造力,生活索然无味和未老先衰。是否应...

清明前

08-31
斗指丁,为清明,万物良润。有披袭烟雨的茶,袅袅婷婷的柳,黄莛翠叶,满腔欢喜。寒冬的肃杀僵直,只惊蜇时分莺燕一啼啭,便不辞而别,留雪片予玉兰。独独连魂都藕断丝连的清明,是名副其实的一年之迹。 活过来了,...

重复意象

08-31
我读一些作家的作品,总是有相同的意象,甚至同样的比喻。像李汉荣的,充溢着星空、松明、江明、黑夜、泪泣,总是沉郁、深厚,像凝重的檀木箱子。还有挺畅销的安妮宝贝,漂泊、零落、抽烟。近来又花好月圆,写故乡,...

冷——冬日闲侃

08-31
今年可真冷。 一冷: 一早起来,手又冻裂口了,渗出殷红的血丝,我哆嗦着将裂口凑到嘴上一吮,甚是不雅,而嘴里尽是让人不快的腥味儿。我总觉得成都今年冷得有点苦,受冻遇寒,总有点服用药水脚丫上那些一岁一枯荣的...

创作

08-31
沧海一粟,滴水成渊,平凡的创作,满足人的新鲜感。尘埃之上,是不朽的尘埃。举杯生命,以希望碰杯,又在绝望中畅饮。不过创作,不应负担太沉重的道义,也许仅是突发奇想,灵光一现;也许只是一时欢喜。偶然,可能道...

老屋

08-31
妈妈打电话说外婆病了,让我去一趟。买了一小束鲜花,外婆是喜欢花的。老巷子,常青藤蔓卷着,漫不经心的深绿,还有斑驳墙上猖獗的爬山虎,像夹着清音的横箫,吹奏往昔。高墙上还钉了蓝玻璃刺,墙那边传来熟悉的巴赫...

看落日

08-31
昼的灯灭了,人们的灯明了。难得偷闲,我喜欢上看天地与人这心照不宣的光明交接仪式。真的,落日很迷人! 视 傍晚,落日欲颓,守着光亮的窗,请让视觉去翻译落日一首首亲切而因久在樊笼而变得陌生的古老歌谣。 色,...

渐渐地

08-31
暂停、间隔和停滞,再蓦然回首,已今是昨非。垂髫小儿已玉树临风,父亲已略微佝偻,昔人已去。时光已把我摆渡向青年的港口,不知不觉,却显而易见,不禁发问:渐渐究竟有多长? 随即而生的却是无奈和苦闷,人生易老...

松间清泉安人心

08-31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人们赞叹王维勾勒的月下素淡的静谧景象,赞叹于诗佛的禅理与道义。我也十分赞赏,山间凉月如水,松间松针静落,清泉潺潺,生命在月光下吐纳。我惊讶于明月清泉的潜力,让烦躁人心安宁,真是...

茶壶里装汤圆

08-31
你,茶壶里装汤圆倒不出来。清晨,我对着镜子嘀咕。镜子里的那个,就是我,不善言辞。有时你和麻雀一样多嘴,那些不过只是茶壶里装的,味同嚼蜡的面汤,真正的精髓,却永远,永远,难以表达。我学着简爱的样子,你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