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传记 名人传记

名人传记:阮氏萍越南外交战线上的巾帼女杰

2015-07-30 10:43:24 0人评论 次浏览
      名人传记:阮氏萍越南外交战线上的巾帼女杰
      20世纪六七十年代越南的抗美救国斗争中。在外交战线上,有一位赫赫有名的巾帼英雄,她就是时任越南南方临时革命政府外交部长、出席越美巴黎谈判的越南南方临时革命政府代表团团长、后来担任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副主席的阮氏萍。毛主席和周总理曾称赞阮氏萍是“杰出的女外交家”。
      阮氏萍于1927年生于越南南方的同塔省,祖籍则是中部的广南省。外祖父是20世纪初越南著名的思想家、维新运动的发起人潘周祯。
      阮氏萍在金边由法国人开办的西索瓦中学毕业。她从小就接受家庭中爱国思想的熏陶,又受到进步书刊的影响,所以很早就树立了强烈的民族意识,立志驱逐法国殖民者,争取国家的独立。
      1944年,胡志明领导的反对法、日侵略的越南独立同盟(简称越盟)运动空前高涨,声势遍及印度支那三国,阮氏萍在当地积极参加越盟领导的扫盲和救济灾民活动。1945年,阮氏萍随家人响应越盟的号召,从柬埔寨回国,直接投身革命。
      1962年6月,阮氏萍前往华沙出席世界青年大会和在莫斯科举行的世界学生大会。这是阮氏萍第一次出访,一切都十分陌生。但在越南北方(越南民主共和国)代表和许多国际友人的帮助下,她逐渐进入了角色。1963年2月,阮氏萍率领越南南方亚非团结委员会代表团,出席了在坦桑尼亚举行的第10届亚非人民团结大会。会上,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被选为亚非团结组织正式成员和常设秘书处成员。从那时起,阮氏萍担任亚非团结组织副主席长达20年之久。
      1963年阮氏萍访问印尼,任务是争取印尼对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承认。为此目的,首先要想法见到苏加诺总统。当时的印尼共产党主席艾地表示愿意给予帮助。艾地说,第二天在雅加达有一个招待会,届时他可以把阮氏萍引见给苏加诺总统,但是总统非常喜欢跳舞,很可能会邀请阮氏萍一起跳舞,希望她有所准备。第二天,素来不会唱歌、跳舞的阮氏萍见到苏加诺时,勇敢地同总统跳了舞。几十年后她回忆说,当时根本不知道该怎样跳,只是跟着总统的动作扭来扭去,手脚十分僵硬,但总统却非常高兴。可能是她的勇敢精神感动了总统,不久,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在雅加达便设立了代表处。
      通过不懈的努力,阮氏萍的工作取得了越来越显著的效果。1962年7月至1963年初,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先后在古巴、阿尔及利亚和捷克设立了代表机构。接着,又相继在中国、苏联、民主德国、罗马尼亚、蒙古、老挝、柬埔寨、瑞典、挪威和法国等国设立了代表机构和新闻处。截至1967年底,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设立代表机构的国家增加到二十多个。
      1965年以后,美国进一步扩大侵越战争,并对越南北方进行了全面轰炸。越南人民响应胡志明主席的号召,发扬决战决胜的精神,给美国侵略者以沉重打击。尽管到1967年底,侵越美军总数已达到54万人,但越是进行战争升级,越是遭到惨败。至此已有2960架美国飞机被击落,致使侵越美军司令威斯特摩兰被撤职,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被迫辞职。特别是1968年初,越南南方武装力量发起了凌厉的“新春攻势”,致使侵越美军的许多指挥机构都遭到了炮击。而美国国内的反战运动则更加高涨。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不得不同意与越南方面在巴黎坐下来谈判。从1968年年中起,越南的抗美救国斗争进入了“边打边谈”的时期。
      第一阶段是当年5月至10月越南北方同美方的谈判,成果是美方宣布无条件停止对越南北方的轰炸,并同意与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进行对话。从1969年1月开始,巴黎谈判进入了第二阶段,即美国、西贡傀儡政权、越南北方(越南民主共和国)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代表团举行的四方谈判。阮氏萍被任命为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代表团副团长。
      1969年1月25日,四方谈判在巴黎凯旋门附近的国际会议中心正式开始。但在头几个月,经过15次会议,谈判毫无进展。
      1969年6月越南南方临时革命政府成立后,阮氏萍被任命为临时革命政府外交部长和出席巴黎谈判代表团团长。引人注目的是,参加四方谈判的其他3个代表团几乎没有女性,而越南南方临时革命政府代表团中不仅团长是女性,还有6名成员也都是女性。面对世界上的头号帝国主义美国,阮氏萍运用她的全部智慧和多年积累的政治、外交斗争经验,同越南北方代表团紧密配合、协同作战。一方面体现出坚定的立场,要求美国无条件从越南全部撤军,由越南人民自行解决越南的内部问题;另一方面又巧妙地运用斗争艺术,表现出策略上的灵活性,迫使美国逐步后退,最终达成一项符合越南人民根本利益的政治解决办法。
      从1969年1月至1973年1月,经过整整4年、174次会议,出席巴黎谈判的4方终于达成了《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协定规定,美国尊重越南的独立、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美国在60天内从越南南方撤军;越南南方人民的自决权由越南南方人民自行决定,外国不得干涉,等等。至此,美国出动54万军队、投下了1000多万吨炸弹、耗费了3000亿美元的侵越战争宣告结束。
      1973年1月27日是巴黎协定签字的日子。这一天对于阮氏萍来说,是难忘的一天。
      1972年下半年始,巴黎谈判进入了最后的关键时刻。美方在停战前要给越方一次最沉重的打击。从12月18日到30日,美国出动大批B—52型战略轰炸机和其他巨型轰炸机,昼夜不停地对河内、海防和越南北方许多城市进行了地毯式轰炸。12天内,美国飞机共投下了8万吨炸弹,其中投在河内的4万吨,许多街道被夷为平地,仅北方6个省、市就有4000居民被炸死。美方企图用这样的手段来摧毁越南的意志,在谈判中取得对美方更有利的结果。
      就在这时,为体现对越南人民抗美斗争的强有力支持,中国政府邀请阮氏萍于1972年12月27日至30日对中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中方对阮氏萍部长给予了隆重、盛大的欢迎和接待。阮氏萍抵达北京时,外交部部长姬鹏飞、中联部部长耿飚、外经部部长方毅、外贸部部长李强、海军司令肖劲光、副总参谋长彭绍辉和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韩念龙等二十多位高级官员以及首都4000名群众到机场迎接,其中还有500名持枪女民兵。阮氏萍的车队经过长安街时,天安门广场有近5万群众夹道欢迎。毛主席和周总理会见了阮氏萍一行。29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首都人民支持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斗争大会,周总理、李先念副总理和李德生、徐向前、姬鹏飞、耿飚、方毅等领导同志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和阮氏萍先后发表了长篇讲话。
      1975年越南全国统一后,从1976年到1987年,阮氏萍担任越南教育部长,为发展越南的教育事业付出了大量心血。1987—1992年,阮氏萍担任越共中央对外部副部长和国会外委会主任,继续从事外交工作。阮氏萍在从事外交活动的过程中,同许多国家的领导人建立了密切的个人关系。除中国领导人外,还有印度总理英地拉·甘地、斯里兰卡总统班达拉奈克、阿尔及利亚总统布迈丁、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瑞典首相帕尔梅和印尼总统苏加诺等。通过这些接触和交往,使阮氏萍理所当然地得以跻身于世界女政治家的行列。
      1997年11月,首次在越南举行了法语国家首脑会议。与此同时,她出访了众多国家,1995年她作为特邀贵宾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世界妇女大会。1998年2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的胡锦涛访问越南期间,阮氏萍和越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范世阅共同出面接待。(名人传记www.mingrenzhuan.com)
      2002年10月15日至25日,阮氏萍应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的邀请,率10人代表团来中国进行友好访问。阮氏萍一行除在北京活动外,还去了宁波、杭州、上海和广州等南方城市。
访华期间,阮氏萍会见了李鹏委员长,出席了宁波服装节、杭州博览会开幕式。由于她曾担任教育部长达11年之久,所以此次中国之行,着重考察和了解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和改革情况。为此,阮氏萍一行先后走访了北京大学和上海松江大学区,并同教育部领导进行了深入的座谈。
      10天的时间虽不算长,但深深感受到阮氏萍热情、坦诚的性格和平易近人的作风。通常,来访的外国代表团和中方陪同人员都是分开用餐,但阮氏萍提出,作为老朋友希望我每次都和越南代表团一起吃饭。所到之处,虽都是在五星级饭店下榻,但阮氏萍对吃住条件并不在意。回国前,秘书问她需要带回些什么东西,她只说希望帮她买一双中国的布鞋,回去散步时会更加轻便。
      阮氏萍说,越南抗美战争期间,无论在军事战线,还是外交战线,中国都是可以信赖的朋友和可靠的后方。当时中国提供的援助从武器弹药到服装和压缩饼干,不胜细说。如果没有中国的援助,抗美斗争的胜利要推迟很长时间。她本人多次到过中国,来到北京就像回家一样,感情上非常亲切。通过这次访问,她亲眼看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认为中国在教育和其他众多领域的成功经验,都值得越南认真研究、借鉴。
文章标题:名人传记:阮氏萍越南外交战线上的巾帼女杰
文章地址:https://www.mingrenzhuan.com/mingrenzhuanji/4394.html
相关阅读:
特别推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