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传记 名人传记

曹禺: “中国的莎士比亚”

2014-12-30 10:45:59 0人评论 次浏览
      曹禺(1910~1996),原名万家宝,字小石。祖籍湖北潜江,1910年9月24日生于天津一个封建官僚家庭。父万德尊,毕业于日本东京士官学校,辛亥革命后曾任黎元洪秘书,后赋闲在家。曹父喜爱文学,常与友人饮酒赋诗,有时也令曹禺做诗,使曹禺从小就接受了中国古典文学的熏陶。曹禺幼时由家庭教师启蒙,学习四书五经,但也偷偷阅读《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镜花缘》等中国古典小说,还读一些林纾译的西方小说。曹禺生母早逝,继母喜欢看戏,他从小就跟随继母看了很多京戏、地方戏和文明戏,还常常阅读《戏考》。除文学之外,又培养了他对戏剧的兴趣。如果说,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话剧已经走向成熟,那么成熟的标志之一,则是出现了曹禺和他的三部曲:《雷雨》、《日出》和《原野》。这些剧作,以其深邃的内涵、圆熟悉的技巧,被认为是中国话剧的经典之作。曹禺也是中国唯一担任过全国戏剧协会理事长、北京人艺剧院院长和中央戏剧学院荣誉院长三项崇高职位的人。1996年12月13日逝世于北京。
      感伤而凄婉的童年
      曹禺童年是在辛亥革命到五四运动前夕这一段时间度过的,整个社会非常腐朽黑暗。父亲对家人严厉专横,曹禺虽生活在比较富裕的家庭但并不感到温暖。他曾经回忆道“我生长在一个曾经阔绰过,后来又没落了的家庭里。少爷们有自己的佣人,自己的书房。住的相当舒服,但是闷得很。整个家庭都是郁闷的。每天都可以听到和看到很多乱七八糟的事。对周朴园逼繁漪吃药那类事情,从我的亲戚、朋友的口里经常可以听到。”另一方面,他也从保姆段妈那里听到农村生活的痛苦和农民破产的惨状。这一生活经历,使他产生了贫富之分的观念,并在头脑里埋下了憎恶旧社会和旧家庭的种子,这常常成为他后来戏剧创作的内容。
      少年时,喜写新诗,常吐露出感伤和凄婉的调子。1928年,入南开大学政治系,翌年转入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在校期间,继续演剧并攻读了大量的中外剧作。于1933年毕业前夕,年仅23岁,即完成了处女作《雷雨》。继而又发表了《日出》(1936年)、《原野》(1937年)。他的三部曲,犹如三座里程碑,矗立在中国的剧坛上。
      一鸣惊人的《雷雨》
      1933年,曹禺完成了第一部多幕话剧《雷雨》。1934年7月发表在《文学季刊》第一卷第三期。他从自己青少年时期熟悉的社会圈子里,提取了《雷雨》的题材,通过周鲁两家8个人物的历史与现实的纠葛,反映了从1894年(光绪二十年)到1920年以后约达30年的复杂社会生活和冲突。故事写某矿董事长周朴园,年轻时遗弃了为他已生二子的婢女侍萍,长子周萍留在周家,侍萍携次子投河遇救,离乡远走。周朴园误以为她已死。后来周家北迁,与侍萍再嫁的鲁家共居一地,互不相知。鲁家父女皆在周家为仆,次子大海在矿上做工。周妻繁漪与长子周萍有私情,得知周萍爱鲁女四凤,繁漪欲遣去四凤乃召来侍萍,两家关系始被揭开。周萍与四凤知为异父同母兄妹,双双自杀。繁漪之子周冲为救护四凤也触电身亡。大海为罢工代表在周家受辱被殴,逃奔而去。侍萍与繁漪不堪重压,一呆一疯,只剩下周朴园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雷雨》是一部纠缠着复杂的血缘关系和聚集着许多的巧合但却透露着必然的悲剧。也许,它写得太像戏,但却蕴含着深刻的思想内涵和令人惊心动魄的艺术震撼力。
      《雷雨》发表不久,留日中国学生立即将其搬上日本东京舞台。在国内,中国旅行剧团将其视为保留剧目,在京、津、沪多次演出。郭沫若称它是“一篇难得的力作”。茅盾曾有“当年海上惊《雷雨》”之誉。20世纪80年代以来,《雷雨》再度兴起,久演不衰。
       名震剧坛的《日出》
      1935年,曹禺开始构思和写作《日出》。在1935年和1936年之交,《大公报》连续三天,用三个整版的篇幅,发表了茅盾、巴金、沈从文、叶圣陶、黎烈文等人的评论,给《日出》以高度评价。它还获得了《大公报》的文艺奖金。
      《日出》没有传奇性的故事。学生出身的交际花陈白露,住在大旅馆里,靠银行家潘月亭的供养生活。童年和学生时代的好友方达生闻知她堕落了,从家乡跑来“感化”她,让她跟自己结婚并随自己回去。但对社会和恋爱家庭生活都已失望的陈白露拒绝了他。此时同楼的孤女“小东西”为了逃避蹂躏闯到她的房间,她虽全力救助,但小东西还是被黑帮头子金八手下的人卖到妓院里,最后不堪凌辱而死。潘月亭也被金八挤垮,银行倒闭。陈白露慑于黑暗之浓重,看不见出路,黯然自杀。方达生则表示要与黑暗势力抗争,迎着日出而去。
      《日出》在思想和艺术上都比《雷雨》更成熟,更显露了作家独特的创作个性与艺术风格。在《日出》中,曹禺的戏剧笔墨更丰富了,在悲剧的基调上,他还运用着喜剧,甚至闹剧的手法。
      别具一格的《原野》
      1936年8月,曹禺应国立戏剧专科学校校长余上沅之邀,前往南京该校任教。这年冬,曹禺写了《原野》。《原野》一改曹禺以往所擅长表现的都市生活,而是写了一个发生在旧中国农村中的复仇故事。《原野》中,曹禺把握了民国初年的特点,写了连长出身的焦阎王回乡后,勾结绑匪,活埋了仇虎之父,把其妹卖与娼门,又诬仇虎是土匪,将他关进大狱,夺了仇家的土地。8年后,仇虎越狱回来,欲报两代冤仇,却得知仇人焦阎王已死,而曾经“许给了”他的姑娘金子,也被焦阎王生前“押来”做了儿子焦大星的媳妇。仇虎两代冤仇难以泯灭,经过内心激烈冲突,终于在“父仇子报”、“父债子还”的观念支配下,杀死了大星,使大星之子小黑子误死在欲杀仇虎的焦母之手。大星父子之死,使仇虎内心情与理的冲突达于沸点,陷于迷惘、惶惑、半疯狂之中。在携金子外逃时,迷路于“黑林子”,被侦辑队包围,最后不屈自杀而死。
      《原野》是曹禺在戏剧创作上的一次新开拓。他用浪漫主义、象征主义等手法,表现了这个传奇故事。他没有更多地描写农村生活和斗争的现实,而是借鉴了传统戏曲有戏的地方大力渲染,无戏一笔带过的手法,集中刻画了仇虎复仇前后的心理活动,把历史与现实、幻觉与真实结合在一起,写情,写戏,把人的生活伸延到鬼的世界,以揭示天上、地下、阳世、阴曹都没有“公道”和“天理”。《原野》中的人物造型、民俗风情、服饰色彩、都深受民间传说和戏曲的影响,鲜明、浓烈。(www.mingrenzhuan.com)
      《原野》发表于1937年《文丛》1卷2~5期。同年8月7日由上海业余实验剧团在卡尔登大戏院首次公演。1939年秋昆明的戏剧工作者联合演出了《原野》,由曹禺自导,著名教授闻一多亲自参与设计,特邀凤子主演金子。
      在历史的洪流中奋勇前进
      抗日战争开始,曹禺投身到抗日救亡的洪流里。先后创作了《蜕变》、《北京人》并改编了巴金的作品《家》。《蜕变》、《北京人》、《家》是曹禺抗战时期的3部力作,也是曹禺创作的第二个高峰。其中《北京人》则是他戏剧艺术发展到炉火纯青时的标志。
      1938年曹禺在重庆结识了周恩来。这对他政治思想有很大影响,他曾说是周恩来使他在这个时期没有失掉对国家和自己前途的信心。
      1946年2月曹禺回到上海。应美国国务院的邀请赴美讲学。1947年1月回国。1947年2月应熊佛西校长之聘,到上海实验戏剧学校任教。1949年初,曹禺接受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安排,由沪去香港。2月28日离港北上,3月18日抵达北平(今北京)。
      1949年7月全国文代会召开,曹禺被选为主席团成员。大会后,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全国文协、全国剧协等相继成立,曹禺均被选为常务委员或理事。9月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后,负责政协的外事活动。1950年、1952年又先后被任命为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和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后又当选为历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56年 7月,曹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一年开始,曹禺担任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广泛参加国际国内各项社会活动。1988年11月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五次代表大会上曹禺被选为文联执行主席。
      60年代初期,他和梅阡、于是之一起,创作了历史剧《胆剑篇》。该剧不局限于史料,它是从历史生活中引伸出于今天有益的教训。《胆剑篇》气魄宏大,场面雄伟,有一种悲壮的美。
      “文化大革命”中,曹禺被迫搁笔。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以后,曹禺担任了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发表了许多关于话剧创作的文章和谈话,并对自己过去的创作经验进行了艺术总结。在1978年《人民文学》11期上发表了历史剧《王昭君》,并于1979年7月由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首演。
      曹禺在中国话剧史上是继往开来的重要人物。他继承了先驱者们反帝反封建的民主精神和为人生的艺术主张,同时广泛借鉴和吸收了中国古典戏曲和欧洲近代戏剧的表现艺术,把中国的话剧艺术提到一个新的高度。因此,他的《雷雨》成为中国话剧艺术成熟的标志。其后的《日出》、《北京人》、《家》也都是公认的杰出之作。曹禺的作品,不但提高了戏剧文学的水平,对导、表演艺术和舞台美术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使话剧成为真正的综合性艺术。曹禺的作品,为话剧争取了更多的观众,并使职业剧团得以存在,从而发展提高了剧场艺术。
文章标题:曹禺: “中国的莎士比亚”
文章地址:https://www.mingrenzhuan.com/mingrenzhuanji/3528.html
相关阅读:
特别推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