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传记 名人传记

上海滩青帮大亨--黄金荣

2014-08-21 14:39:31 0人评论 次浏览

  为了敛得巨额财富,他拉帮结派,不惜干着罪恶勾当;

  为了一个女人,他得罪了官二代,不得不破财免灾;

  为了巨额家产,他不肯远走高飞,最终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他敛财,破财,守财,坚持着自己的“黄金梦”。

  提到上海滩青帮三大亨,大家都会想起三个人来,那就是黄金荣、杜月笙和张啸林,这三个人被称为旧上海的青帮三大亨,有人总结,说黄金荣贪财,张啸林善打,杜月笙会做人。跟这三个人有关的传奇故事,数不胜数。而且这三位青帮大亨,深刻地影响了旧时期的中国民间文化。

  前不久有个贺岁片,叫《大上海》,那里边写的人物,好多都是以青帮三大亨为原形,像洪金宝扮演的人物,原形就是黄金荣,周润发扮演的那个人物,身上就有杜月笙的影子,而且有很多故事情节,直接取材于青帮三大亨的传奇。在青帮三大亨里,年岁最大、资历最老的就是黄金荣。

  黄金荣是1868年生人,1954年去世,活了86岁。在旧上海,黄金荣一跺脚,可以说上海滩都得颤几下。他广结权贵,广收门徒,黑白两道通吃。他这一辈子卖过鸦片,开过赌场,开过窑子和大戏台,个人财产不计其数,还收过蒋介石当徒弟,他就是这么一位旧上海的风云人物。

  他是由什么起家的呢?按说能干出这么大事儿的人,他的出身应该很高贵。其实不是,他的出身并不高贵,他爸爸叫黄炳泉,是江苏省苏州一个小小的捕快,搁现在说就是派出所民警。黄金荣这名字,有人说可能跟钱有关,确实和这有关系。

  刚出生的时候,小黄金荣哭个不停,有人说这孩子一出生都哭,哄哄就好了。可他哄不好,天天晚上哭,没完没了的。他爸爸说这可不行,孩子这么哭,按说应该找大夫,可那时候的人不信这个,以为孩子这么哭,准是八字里头有什么不太吉利,就找算命先生来给看看。

  先生来了,给批八字,完了再把孩子的小手打开,看看手相,再看看脸,说:“你这孩子有灾,够呛,弄不好都活不长。”咱大伙都知道,破财免灾,算命先生这么说才能弄出钱来。这算命先生蒙人,说孩子有灾,怎么破呢?给钱吧。算命先生说:“你把孩子抱到庙里养一百天,佛法无边,可以化解孩子的灾难。”

  就这样,黄炳泉信以为真,把小黄金荣抱到庙里养了一百天。到一百天结束时,黄炳泉又找到这个算命先生,说:“给我们孩子起个名吧。”算命先生仔细看看这孩子,百天了,比小时候长开点儿了,说你看这孩子,挺了不得,这脑袋天圆地方,眉分八彩,目若朗星,这个面相好,是一品富贵之相,必定大富大贵。谁的爹妈都爱听这个。他爸一琢磨:大富大贵,何为富呢?家有千金,那才算富;何为贵呢?荣宗耀祖才为贵。得了,这孩子就叫金荣吧,就这么着,给孩子起名叫黄金荣。

  青帮三大亨里,黄金荣最会赚钱,而且也最贪财,最能守财。从这时候开始,可能黄金荣这一生就跟钱有了不解之缘。一晃,这孩子长大了,开始念私塾,可他不好好学习,打架斗殴,到12岁,他爸爸一看,在当地混不出个名堂来,什么时候能大富大贵?干脆去上海投奔亲戚吧。他有个姐夫,在上海城隍庙那儿开了一个裱画店,就送黄金荣到裱画店里当学徒。学到17岁那年,黄金荣走上了和他父亲一样的职业之路。

  他爸爸那时候是警察,黄金荣也干上这行了,当时上海有法租界,他到法租界巡捕房考试应聘。黄金荣那时候打架挺厉害,人家一看,这小伙子个儿挺高,胳膊粗力气大的,行,适合当巡捕房的巡捕,就这么把他留下了,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巡捕。后来,黄金荣成为上海法租界巡捕房唯一一个华人督察长。他怎么能爬到这个位置上呢?黄金荣的想法不一样,他爸爸把当警察当成一个吃饭的营生,黄金荣不是,黄金荣拿这个当自己上位的工具,因为他清楚,从底层上来的人如果不掌握一定权力,谁能拿自个儿当回事?警察在一定程度上就掌握着公权。他当时想,我要是就当个小巡捕也不管用,必须要上位。他看明白,那个时候警匪一家,如果警察想干好了,跟这些流氓头子不认识不行,没人捧你。所以黄金荣就琢磨,我怎么能跟上海滩这些大流氓认识,让我的位置更稳固呢?

  他经过仔细观察,发现上海滩当时青帮的势力最大,而且青帮有个规矩,叫许充不许赖,什么意思?许你冒充,但不许你赖账。具体一点儿,比方说你可以冒充是人家徒弟,出去一提,我谁谁,南慕容,北乔峰,我是乔峰的徒弟,你可以冒充是他徒弟,而且乔峰也不会来找你算账,冒充就冒充了,但有一点,你自称是乔峰的徒弟,你就跟丐帮有关,假如丐帮有事儿找上你了,让你帮个忙,或者丐帮有难,让你给顶个事儿,你要不去那可不行。这叫许充不许赖,你冒充行,真有事儿你想跑,不可以。

  黄金荣一看,这是个办法,他在巡捕房工作,就让下边的兄弟到处宣扬,说自己是青帮的人,是青帮大字辈老先生张镜湖的门徒,张镜湖当时在上海的影响很大。那会儿黄金荣在干吗呢?他天天在上海滩的大小茶馆里转悠,有人管他这样的人叫包打听,因为他天天在这里转悠,三教九流,五行八作的人都认识,所以他跟这些人一打听,哪儿哪儿被盗了,谁干的,他都知道,这也有利于他在工作中维持地方治安和破案。他的手下中,这样乱七八糟的人也很多,消息这么一散播出去,当时都管黄金荣叫麻痞阿荣。怎么叫麻痞阿荣呢?他脸上有麻子,说这麻痞阿荣原来是大字辈张镜湖的徒弟,那可不得了。黄金荣的名号喊出去了之后,就被当成是青帮大字辈的门徒。大字儿往下是通字辈儿,通字辈儿在青帮都是大辈。

  黄金荣就以这个名义在上海滩发帖子,广收门徒。我们说到帮会的时候讲过,穷苦人怕受欺负,集合起来到帮会,所以黄金荣一发这个帖子,很多人愿意拜黄金荣为师,三教九流的人,奔靠山的都来了。来是来了,你想拜他为师,你得交钱,多少给师傅孝敬点儿,短时间之内,黄金荣就收了不少门徒给的钱。

  黄金荣有眼光就在这儿,这不有钱了嘛,他划拉划拉凑了两万大洋,把这两万大洋就给张镜湖送去了,他冒充的不是张镜湖的徒弟嘛。结果这张镜湖就真认黄金荣当徒弟了,他通过这种方式,真的混进了青帮里,成了正经的通字辈门徒。黄金荣是用收钱的方式,把钱收上来,然后通过送礼,正式进了青帮。黄金荣进了青帮可不得了,势力更大了,他有双重身份,一边是巡捕房巡捕,另一边又是青帮弟子,黑白两道通吃,后来当上唯一一个华人督察长,就更厉害了。

  这时候,黄、赌、毒这些跟黄金荣全沾上了。他卖鸦片,开赌场,财富迅速积累起来。当时上海最出名的游乐场--上海大世界,就是由黄金荣承包,每天游客就得有两万多人,得给他带来多少财富?上海四大京剧舞台之一,共舞台,是黄金荣的,还有黄金大戏院,也是黄金荣的。此外还有田产,原来上海有个桂林花园,黄金荣给弄到手了,改名叫黄家花园;他还在原来上海钧培里一号盖了三层小洋楼,管这地方叫黄公馆,三层小洋楼里几十间房子,他的家人、亲戚都住在这儿。

  当时在上海有钱人里头有实力的,黄金荣基本就算排前头去了,黄公馆周围那些民房,都是黄金荣徒弟在这儿租房子住,所以那一带,基本是他老黄家的,跺一跺脚震三颤,当时黄金荣在上海很出名。黄金荣爱财也贪财,他可不是说绝对地把钱都攥到手里不肯拿出来,他也知道投资,这个投资不光包括经济意义上的投资,还有人脉上的投资。比方说,黄金荣收蒋介石当徒弟,蒋介石比黄金荣小不少,两个人差着辈呢。怎么收他当徒弟呢?蒋介石当年加盟同盟会,为了给同盟会筹资,蒋介石就办了个证券交易所,可他没有理财能力,也把握不准当时上海金融界的变化,亏了个底朝上,血本无归不说,还欠了一大笔债。债主不是那么好惹的,天天雇一些青帮的流氓上门讨债,蒋介石在上海人单势孤,这下陷入了山穷水尽的境地。怎么办?蒋介石就找朋友帮忙,他有个同乡,是上海一位政客,也是位大买办,叫虞洽卿,这人挺有势力,他给蒋介石指条道,别人救不了你,我还有几分薄面,你写个拜帖,拜黄金荣为师,黄金荣是青帮大头目,他出面能解你眼下之困。

  就这么的,蒋介石写了个拜帖,跟虞洽卿一起去找黄金荣。拜帖很简单:黄老先生台前,受业门生蒋志清(那会儿蒋介石叫蒋志清),送出去了。有虞洽卿的面子,黄金荣就收蒋介石当了徒弟。蒋介石当众给黄金荣跪下磕头,三拜九叩,算拜了黄金荣,入了青帮。转过天来,黄金荣发了请帖,请蒋介石的这些债主--能有十来个,也都是有钱有势的人,一起吃饭。吃饭过程当中,黄金荣站起来说:“各位,今儿我黄金荣收了徒弟。”一指旁边,蒋志清他就是我的徒弟,他欠你们的账,由我黄金荣来还。谁敢找黄金荣要账?根本惹不起。这些人一看,这钱是要不回来了,顺坡下驴吧,纷纷恭喜黄老先生收徒,说:“您既然收他做徒,他欠的账,就算我给您随份子了。”就这样,很轻松地把蒋介石的欠账给化解了,然后黄金荣又拿出二百现大洋给蒋介石。干吗?给他当路费,投奔孙中山去。后边的事儿大家都知道,蒋介石来到广州,帮助孙中山开办黄埔军校,没过几年开始北伐,蒋介石成了北伐军的总司令,蒋总司令。

  五年之后,蒋介石带着部队来到上海,黄金荣一打听,不得了,当年的蒋志清现在是北伐军总司令。黄金荣是识时务的人,马上把当年的拜帖找出来了,这他哪儿还敢留,赶紧通禀一声,我要拜见蒋介石。

  蒋介石请他吃饭,他偷偷摸摸把这个拜帖拿出来,放那儿了,意思是我哪儿敢收你当徒弟,你多大腕儿,我多大腕儿?我这大流氓再狠能狠得过你吗?借机把这个拜帖给退回去了。蒋介石也感激黄金荣,后来黄金荣为什么能在上海滩有那么大的势力?他上头有人,当年救过蒋介石,他真有点儿事,蒋介石能不管他吗?所以自古以来,不要以为黑社会打打杀杀很厉害,再狠他狠不过政府,黑社会也就是政府的丫鬟。黄金荣有蒋介石在后边支撑着,再加上自己在上海滩势力本来就大,一点点地这个人也狂妄起来。这人一狂,很多弱点就容易暴露。黄金荣有什么弱点呢?除了贪点财,也好色,结果他在这上就吃了大亏。那时候上海来了个戏子,外地女子,十多岁,长得非常漂亮,艺名叫露兰春,唱戏唱得好,是个角儿,黄金荣就喜欢上这个女子了,专门为这个女子开办了大舞台,叫做共舞台。她在这儿唱,他带人捧,在上海滩的大报小报都给这个戏子做广告,私底下露兰春就傍上黄金荣,这俩人就好上了。黄金荣每天晚上只要没大事儿,保准带着门徒到戏院去,一个是维持秩序,另一个是给露兰春捧场。天天这样,就把她捧红了。

  结果有这么一天,出事儿了,黄金荣在包厢里坐着,露兰春在台上唱,唱到要彩儿的地方,黄金荣刚喊“好!”,突然听到旁边有很清晰的一声,“好个屁好!”黄金荣心想,谁吃了熊心吞了豹胆,敢在这儿捋我的虎须?往那边一看,旁边包厢里坐着个公子哥,长的还挺漂亮,20多岁的年轻人。黄金荣可气坏了,这是我相好的,你敢叫倒好?你不就是个公子哥嘛,啪啪,黄金荣过去就两大嘴巴子。挨完打,这公子哥一看他人多势众,也不敢动,旁边有认识的告诉黄金荣,师傅,打不得打不得!为什么?这个人不得了,他的名字叫卢筱嘉,人称民国四大公子,他爸爸是浙江督军卢永祥,等同于现在浙江军区司令员,你流氓再狠,狠得过军队吗?黄金荣那个时候狂到一定程度,“什么军队,给我打。”手底下呼吁上去,把这位公子哥卢筱嘉给打得鼻青脸肿的。谁知没过几天,黄金荣失踪了,怎么回事?被卢永祥下边的军队在上海给绑架了。黄金荣的老婆想,虽然我这老公不怎么正经,跟戏子调情,但我得救他。怎么办?得找人出面,她赶紧找两位兄弟,张啸林和杜月笙,杜月笙非常有头脑,一琢磨这事儿,人家是军界的,而且在浙江杭州那儿待着,在上海滩能搞明白的事儿,在杭州不见得能摆平。

  救人这事儿必须走官面,得找面子大的人去圆,找谁呢?杜月笙就想到了之前帮蒋介石的大政客虞洽卿。虞洽卿跟黄金荣有交情,而且在国民党军队各个阶层有广泛的人脉。杜月笙找虞洽卿出面,帮忙一同营救黄金荣。最后,杜月笙又提出跟卢永祥合伙做鸦片生意,还帮黄金荣交了一百万大洋,黄金荣才从浙江督军的监狱里出来。这个事儿当时轰动了上海滩,在电影《大上海》里边,基本上就照这个故事情节来的,洪金宝在里面演绎了黄金荣当年这段故事。

  可黄金荣出来之后也不思悔改,还拿露兰春这戏子当回事,两人还结了婚。当时露兰春20多岁,怎么看得上50多岁的黄金荣?就是为了他的钱,这边跟黄金荣结婚,那边外头偷情人,没过多长时间,她跟情人卷了些细软就跑了。后来还是杜月笙出面,把露兰春带走的家财给要回来了。

  经历了这些事儿以后,黄金荣在上海威风扫地,他这青帮大亨牛吗?怎么因为女人让人给抓起来,还给人拿了一百万大洋,真没有面子。所以从那以后,黄金荣在上海滩的势力一点点开始走下坡路,逐渐被他的门徒杜月笙取代,杜月笙也是一方面跟黄金荣维持好关系,另一方面也借这个机会一点点取代黄金荣在上海青帮的位置。

  虽说黄金荣的地位一点点下降了,可他善于理财,所以仍然挣钱,在上海滩的日子一样过得是非常舒服。一转眼到了1948年,当时国共两党打仗,打得挺激烈,那时蒋介石就给黄金荣写信,意思是,要黄金荣抓紧时间去香港和台湾。蒋介石那时候很清楚,自己这个国民政府在风雨飘摇之中,打不过共产党,前景暗淡。但黄金荣没走。为什么?黄金荣在这点上有点儿舍命不舍财,他心疼自己的产业。上海大世界,一天两万多人去玩,给黄金荣带来大笔的收入;再一个,他在钧培里一号的黄公馆,富丽堂皇的,他有点儿舍不得放弃。

  而且1948年的时候,他跟上海沙逊洋行签了个合同,合同里说上海大世界这游乐场的地皮我再租十年,这十年以内不得转换,就能我干,如果要发生意外事故,再商量产权怎么办,这意外事故指的就是战争。签了这十年的合同,黄金荣一想,我要走了,共产党把我这儿没收了,我要是留在这儿,还有点儿人脉能通融,我不在这儿的话,我这点儿家底都保不住。黄金荣当时一是恋家,再有就是不舍财,所以舍不得走。

  后来,解放军打到上海,陈毅出任上海市长,为了稳定,先不动黄金荣,他的影响大。那个时候人民政府也没动他,你该经营就经营,戏园子大舞台什么都是你的,所以黄金荣继续挣这个钱。可是过了一段时间,社会上稳定了,那就得对你过去做的那些事儿好好说道说道了,政府的压力逼得黄金荣在报上登过悔过书--过去我在上海没少干坏事,人民政府宽恕了我,我感恩戴德,我不能再做坏事了,我今后如何如何悔改。这一登报坏了,上海滩的人以为黄金荣要么跑了,要么让共产党军队给打死了。可事实上他还没死,那他干吗呢?有人说还在他那钧培里一号的黄公馆住着呢,天天还吃香喝辣抽大烟呢。这下老百姓不干了,对待黄金荣如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强烈要求必须得严惩他。

  在这时候,黄金荣自己也知道,压力很大。他采用了一种方式,从家里出来,拿着把笤帚扫大街,扫完了还让报社记者拍个照片。其实也是为了向老百姓有个交代,表明他在接受劳动改造呢。但这时黄金荣年事已高,80多岁了,产业已经被政府收回去了,人就没有被管制,在家养着吧。后来,黄金荣在家里待了一年多, 1954年得病身亡,当时86岁。由此,一代青帮大亨撒手尘寰。

  其实总结黄金荣的一生,他并不是靠打打杀杀起家,很多人以为青帮大亨肯定是流氓,打打杀杀的,但黄金荣不是,他这种起家方式具有典型的近代黑帮的特点:你看,他首先在政府部门有个公职,然后利用这个来跟黑白两道结交,进而黑白两道通吃,扶植自己的势力,底下他是青帮大通头子,面儿上是法国巡捕房的华人督察长。有时候一提黑帮老大,总以为是拿着片刀砍人那种,其实真正的黑帮,必须得是一方面有暴力色彩,另外一方面必须抱权力的粗腿。可以说,上海滩青帮三大亨,不光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也都是靠类似的路子起家的,详情后面会详细讲述。(选自《老梁故事汇--老粱谈名流》)

文章标题:上海滩青帮大亨--黄金荣
文章地址:https://www.mingrenzhuan.com/mingrenzhuanji/1840.html
相关阅读:
特别推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