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传记 名人传记

无无与伦比--秀兰·邓波儿

2014-08-21 14:38:21 0人评论 次浏览


无无与伦比--秀兰·邓波儿

  6岁她已经是风靡世界的好莱坞演员;

  7岁她成为获得奥斯卡奖的第一个孩子;

  80年前她开启了一个属于童星的时代;

  80年后她仍是全世界怀念的天使;

        成为世界第一童星,她究竟有哪些无与伦比的地方?

        2014年有一位好莱坞影星去世了,是位85岁的老人。这位85岁的老人过世,给很多人的第一感觉却是那个孩子没了。因为这位老人演的片子,留给大家最深刻的记忆是她作为童星时候演的那些作品,她就是好莱坞的一代天才童星,秀兰·邓波儿。

        我们的生活中,不乏童星。但是一个真正的童星,不仅要有立得住的作品,还得对当下的时代产生很大的影响。按这两个标准考量,除了秀兰·邓波儿,别的童星很难有这么大的影响。以我们目前的这种造星模式和现代人的急功近利,也几乎不可能再有一个秀兰·邓波儿出现了。那秀兰·邓波儿是怎样炼成的?

        秀兰·邓波儿出生于1928年,她母亲是个珠宝商的女儿,家庭条件比较好,母亲从小就有一个愿望,要当舞蹈演员,可是未能实现,所以怀着秀兰·邓波儿时,就开始胎教,去学踢踏舞,这孩子出生以后两三岁的时候,就表现出对舞台和音乐的天赋。

  她母亲就把她送到一个很有名的幼儿舞蹈学校学习。秀兰·邓波儿6岁的时候,有一天在电影院门口等她母亲,她母亲去买吃的,她在电影院门口等着,因为长得可爱很多人看她,她又是个人来疯,就在那儿又唱又跳。正好这个时候,美国要拍一个爱国题材的歌舞片,叫《起立欢呼》,该剧的编剧从这儿经过,看到邓波儿,眼前一亮,这孩子这么可爱,太好玩了。就这么在他的推荐下,邓波儿参演了《起立欢呼》,一下子就火得不行了。

  当时二十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把秀兰·邓波儿签下来了,一下就跟她签了7年的合同。这个公司很有眼光,然后在当年就让她拍了八部电影,这一下火透了,而且这八部电影,也奠定了秀兰·邓波儿巨星的职业生涯。有一部叫《亮眼睛》,里边有一首钢琴曲《好船棒棒糖号》成了当时所有孩子练钢琴必练的曲目。秀兰·邓波儿胎教时候就有踢踏舞教育,她小时候踢踏舞跳得非常好看,她演了一个电影叫《小上校》,里边她和一个著名的黑人舞蹈家比尔·罗宾逊合作,这一老一少,在楼梯上表演了一段踢踏舞,既调皮又优美。这个电影放映之后,美国人看得如醉如痴,这孩子这么可爱,技术还好,演技还那么棒,歌舞水平还高,怎么看怎么喜欢。

  咱们说秀兰·邓波儿可爱,有的人说,每个孩子都是上帝牵着手送到人间的,哪个孩子不可爱?但是秀兰·邓波儿的可爱,绝非表面上那点儿东西,她骨子里有一种东西,让你喜欢得欲罢不能。她为什么可爱?首先秀兰·邓波儿的外表,脑袋有点儿偏大,就挺小个人,上面扣个大脑袋,还有俩小酒窝,脸又是婴儿肥,肥嘟嘟的,胖胳膊,胖腿儿,一头金色卷发,穿着小蓬蓬裙,跟个小洋娃娃似的,这样的孩子招人疼,成年人一见就想拍拍她脸蛋。

  所以首先从她的外表来说,就有一种让人疼爱的欲望。其次她的卷发也很漂亮,这个发型的来历是这样的,小孩蹦蹦跳跳地跳舞,肢体控制不那么严,有一回,啪,摔下去了,把额头碰破了,不好看了嘛,她母亲挺会设计的,把头发披散下去,剪两个卷,正好把伤口这块挡上。后来拍片子,导演一看这个造型太好了,就照这个造型来。此后她拍的所有片子,都是那五六个卷的头发,这也成了美国20世纪30年代到70年代,小女孩最流行的一种发型。

  她拍这个片子里边还有很多我们想不到的一些卖萌的手段,你看咱们现在最火的关于小孩卖萌的片子,大家都知道《爸爸去哪儿》,五个孩子,集体给小老虎喂奶,一块儿给小熊猫搭床,所有成年人在电影院看得都美得都不行了,就跟自个儿孩子似的,这个咱们用网络术语叫卖萌,就是卖可爱。其实这种手法,在秀兰·邓波儿的片子里早就有了,片中她跟小海马在一块儿玩,特别特别的可爱,整个画面上,洋溢的就是那种暖暖的亲情和关爱。当然秀兰·邓波儿绝不是光靠这些外表的东西,她演戏给人感觉非常真诚,演的似乎就是她自己。而且她经常给人一种“大众小情人”的感觉,她有一个外号就叫“大众小情人”。比如电影里一个人感觉很烦恼,秀兰·邓波儿过来,拍拍他头,跟他拥抱一下,或者亲他脸一下子,当时那个人就觉得这孩子真了解自己,真懂事,真知道自己的心理。所以这样一种感觉,就让秀兰·邓波儿成了所有人都喜欢的对象,把她当作大众小情人。其实这个道理就如同我们晚上回家,自己孩子给爸爸拿来拖鞋,或者有时候端来洗脚水,你一天的烦扰困乏都烟消云散。这个孩子给你传递善良、乐观、坚强,什么犯愁的事一下全都忘了,这是她真正吸引人的地方,真实、快乐、积极还可爱。

  当然秀兰·邓波儿获得这种成就和当时那个时代是分不开的。秀兰·邓波儿1928年生,咱们学过历史的朋友知道,1929年,美国爆发了一次史无前例的金融危机,20世纪30年代整个美国都始终处在这个阴影之下。美国幸亏出了个罗斯福总统,他通过自己的手段,让美国经济重新走向振兴,但是也经历了将近10年的经济阵痛,而秀兰·邓波儿恰恰就是在这时候出名的。那时候大家心里头很难受,工作没了、挣不着钱了,美国有二百多万人流离失所,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所以整个社会比较消沉,一些奢侈消费在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没法进行了,电影反而变成了一种常规消费,有更多的人涌进电影院看电影,当时秀兰·邓波儿一个人就把二十世纪福布斯电影公司给救活了。而且她带动的整个产业太大了,一年拍八部电影,这八部电影得多少人跟着干,这些人不就就业了吗,而且根据秀兰·邓波儿本身的这个形象,开发了无数产品,如:袜子、杯子、毛巾、卡通画,等等,带动了这个产业往前发展,所以秀兰·邓波儿给当时很多美国人带来了就业机会,虽然有的美国人兜里没多少钱,但也愿意掏钱买电影票。从这个孩子身上,可以使人看到人世间纯真美好的东西,忘掉自己生活当中的不愉快,提振美国人的精神。

  秀兰·邓波儿成了那个时代大众小情人,又是大众偶像,当时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就说过这么一句话:放心吧,只要有秀兰·邓波儿在,美国就没问题。这个孩子她代表着一种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代表着一种美国精神。

  秀兰·邓波儿受追捧的程度,已经不是她一个人的事,这是一个时代的事,所以其他童星想复制她,那基本是不可能的。咱们有些童星,达不到秀兰·邓波儿那高度,和历史、时代有直接关系,再有一个就是,我们现在这个造星时代,相对有点儿浮躁。你看咱们现在很多综艺节目出来一些童星光有技能,没有内涵,作为童星想长久,是长久不了的。

  孩子能上这么多平台,她就得反复地演以前的东西,演长久了,她就没有真心投入,就变成在表演了,那么,她的童真可爱的地方,就发挥不出来了,她就觉得没意思,累了。这个年岁最怕心态不平衡,应该让童星们回归到学校里接受正常的教育。我们现在的这种造星,很难给一个孩子在正常环境里培养天真童趣的机会,往往是急功近利,着急出名。秀兰·邓波儿没有放弃这个,她也有商业利益,但是那个时期,娱乐业没有现在发达,拍电影,往往相对封闭,社会媒体不会跟风而上,去炒作一个孩子,所以秀兰·邓波儿相对的会有一些独立的空间。她除了把拍电影作为工作以外,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跟爸爸妈妈在一块儿,而美国家长非常重视这种家庭观念以及和孩子之间的这种伦理感情。所以相对来说,这个孩子得到的是完整的童年教育,得到了完整的童年和家庭心理关爱,所以秀兰·邓波儿在电影里体现出那种纯真,她是有源之水,有本之木,不是我们现在一下子把孩子拔到另外一个环境,就跟正常的孩子、生活都不接轨。所以我们今天说秀兰·邓波儿的出现,她成为无与伦比的童星,既是她个人的天分,又是她父母教育的功劳,更主要的是那个时代,给了她很宽松的环境,同时又给了那么多大众喜爱她的理由,这才造就了一个无与伦比的秀兰·邓波儿。

  童星第一人--秀兰·邓波儿

  她是全世界宠爱的小天使;

  童年时期,她的辉煌无人能及;

  成年以后,她的勇气令人敬佩;

  她的人生是否一如童年那般辉煌?她用怎样华丽的转身寻找另一个自己?

  步入政坛,她又成就了怎样的锐不可当?

  2014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有一首歌,把很多观众唱得很感动,那就是王铮亮唱的《时间都去哪儿了》,令人感动的不光是他的歌声,还有后面大屏幕放的画面,那个女孩大萌子,她从小的时候一直到30岁,每年都跟自己的父亲合影一张,在这无声的岁月流淌中,年轻人长大了,中年人变老了。时间都去哪儿了?就消耗在这种岁月无情的流逝当中。看这个节目的时候,我很有感触,因为这个节目是我给冯小刚出的主意,当时他让我听王铮亮这首《时间都去哪儿了》,我听了之后说,有个很合适的画面可以跟这首歌的主题结合,我之前在网上看过大萌子的照片。当时编导就把那些照片调出来了,冯小刚看了后,说挺好。后来这首歌和这些照片就挪到春晚上了,很多人看了都很感动。

  其实就如同在家里看自己孩子小时候的照片,再看现在这孩子都这么大了,往往就会感慨,咱们能不老吗?所以很多人感慨,时间都去哪儿了,往往是通过孩子的成长做比较的。就如同我们以前耳熟能详的那些小明星,后来你突然发现他长大了,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似的。这就带来一个问题,我们对童星的感觉就是,你长大了就不对劲儿了,就不是原来那个可爱的孩子了。眼看着这么小的孩子长大了,心里头不是滋味,其实并不一定是你对他苛刻,更多的是在埋怨自己,是在抱怨,这些年我都干啥了,怎么一下就老了呢?

  这同时带来了一个现象,就是观众对童星的苛刻要求,所以基本上童星长大了,都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发展。每个人都希望一直活在那个时候,别长大了,长大就把我们的记忆给破坏了,所以有人管这个叫“童星诅咒”。但是秀兰·邓波儿打破了这个诅咒,也是为数不多的能做到这点的童星。她大了以后,不是说在演艺界如何发展,而是活出了人生的另外一种精彩,这在童星里是相当少见的。

  童星是什么概念?首先得有作品能立得住。比如说金铭,演了很多琼瑶戏,释小龙、郝邵文,这俩小时候演《旋风小子》《乌龙院》什么的。有作品的,这才能叫童星。而秀兰·邓波儿要讲作品这方面,那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没有哪个童星能达到她这高度。为什么呢?她不仅早年拍了那么多片子,而且还在7岁那年就获得了奥斯卡的特别奖,这个纪录估计不会有人打破的。

  当年,秀兰·邓波儿不仅获得了荣誉,还得到了物质实惠。20世纪30年代,美国电影票房15美分一张,秀兰·邓波儿一部电影的片酬12万美金,年底还有20万美元的分红。就好比现在100块钱一张电影票,那么演员的单部片酬是8 000万人民币,年底还能分两个亿的红包,这是多惊人的收入!反正中国演员没有这样的,好莱坞里能够跟秀兰·邓波儿对等的,基本不会超过5个人。

  还有,比方说粉丝这一块,现在说追星族,往往都是十几岁、二十几岁的青少年。什么时候叫你的影响力大?真正有分量的人也喜欢你、追随你,这才能说明影响力大。当时秀兰·邓波儿平均每个月至少要收到1.6万封信。有一次她过生日,收到16.7万件礼物。给她送礼的是些什么人呢?这里有姐儿俩,这姐姐就是现在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妹妹就是《罗马假日》里那公主的原形玛格丽特公主。这两位当年都是秀兰·邓波儿忠实的粉丝,她们的哥哥温莎公爵对外说,我这俩妹妹,我管她们就叫秀兰·邓波儿,她俩已经魔怔了,痴迷秀兰·邓波儿。你看,英国女王都是秀兰·邓波儿的粉丝。还有一位,打小上台就模仿秀兰·邓波儿,也穿个蓬蓬裙,而且是男扮女装,他就是迈克尔·杰克逊,美国的天王巨星,也是秀兰·邓波儿的粉丝。

  这才叫童星,不是火一阵,而是火很长时间,既有作品,又有现实的社会影响。反过来说,往往童星的成就越大,越是给成长带来一些不利的影响。大家越是能记住你小时候的样子,越难接受你长大了的模样。所以很多童星到大了以后,发展得都远远不如小时候,这里边有几种类型。

  第一种类型,我管它叫“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就是说这小时候会演戏,也有人气,到大了,他不愿意放弃这些人气,反正有人认识我,我也会演戏,照样能挣钱,所以有的人不肯放弃,但是你会发现,基本他们的日子都没有小时候好。比如释小龙,小时候多可爱,现在看他演戏,总觉得不大对劲,尽管武功也挺好,但有时只能演些不太重要的角色。

  第二类,属于自暴自弃型,就是很小他就成名,岁数太小了,还没做好应对外部世界的准备,所以年少多金,不知道该怎么活了。典型的是《小鬼当家》里麦考利·金,麦考利·金成名以后,一部片酬800万美金,那么点儿的孩子,这钱都不知道该怎么花了,后来就走上歪道了,吸毒、酗酒。好莱坞的娜塔莉·波特曼结婚的时候,他去参加,大伙儿一看,这还是那孩子吗?瘦得像根杆儿似的。那么点儿的孩子就掌握着很多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心态容易扭曲,他没有把控好自己,自暴自弃了。

  还有第三种类型的,基本就是完全消失了。他长大以后,觉得再找不到过去的辉煌了,干脆就不演了。这样的人也不少,《闪闪的红星》里的潘冬子,演员叫祝新运,长大以后进了八一电影制片厂创作室。再有,《小兵张嘎》里演嘎子的小孩,当年演得多可爱呀,后来他干脆再没演过一部电影,现在在内蒙那边搞环保。

  童星的演艺生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首先,人的成长过程当中存在诸多变数。比方说当年有个京剧小神童,叫王陶阳,天分太好了,学啥像啥,京戏里这些行当都没问题,但这孩子进入了青春期,嗓子倒仓了,唱不了了,等他青春期过了,他还能不能再唱,这都没法确定。所以成长过程当中,有好多变数。变数不光是生理上的,还有心理上的,台湾演小胖和尚的郝邵文,在成长过程当中,有青春叛逆期,现在看他,跟小时候完全不同。小时候就是一个浑不吝的角色,长大后一点点发闷了、内向了。他在《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里演了个角色,就是那种好学生,老老实实、本分内向的。

  所以像这种事情无法预测,成长过程当中很多事都存在着变数,不能按照从前的眼光来看长大了的童星。小的时候达到很辉煌的状态,一旦长大了,回头再看,完全衔接不上了,他的心态会产生变化。就不同于大器晚成的,或者按正常的规律,20多岁才出名的,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经历了多少磨炼,没有那么多失落的心态。所以越是童星,往往他的职业生涯越脆弱,越难获得持续的成功。

  那秀兰·邓波儿是怎么突破瓶颈的?秀兰·邓波儿签了7年合同,6岁开始演,演到十几岁。美国女孩发育得都早,渐渐就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可她变好看了,美国人却不答应。这秀兰·邓波儿怎么长大了?那么点儿的孩子,怎么能有曲线呢?就觉得不是以前的秀兰·邓波儿了,尽管你漂亮了,但是我们不喜欢。我们喜欢你是小孩天真的那个时候。当初二十世纪福布斯公司为什么跟她签7年合同,也是有充分想法的:小孩子可爱也就这一阵,到十几岁的时候,你基本上成少女了,进入青春期了,我们就指不上你了。

  那时秀兰·邓波儿还想演电影,再去找其他公司,米高梅公司接纳她了,但是给她安排的片子就不一样了,不能再演小孩了。甚至有的制片人跟她接触时心生邪念,在她身上发生过性骚扰的事件,所以把秀兰·邓波儿弄得很憋屈,她甚至开始不自信了。在那种情况下,她觉得世界突然间少了很多小时候的爱,她开始想寻求家庭的温暖。17岁的时候,秀兰·邓波儿就结婚了,而她丈夫也不怎么争气,花天酒地的。到22岁时,秀兰·邓波儿决定退出演艺圈,同时也跟丈夫离了婚。

  秀兰·邓波儿的人生第二次辉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秀兰·邓波儿发现,她的人生要有另一种活法。在那之后她几乎销声匿迹了十几年,期间去上学,把过去拍电影耽误的那些时间都找回来,补充自己的文化知识,弥补自己对外部世界的认知,学习人与人交往过程中一些基本的东西,因为当年她忙于拍电影,这些东西很多都被耽误了。

  当她再出现的时候,身份已经改变了。在她之前,美国影星就有从政的传统,比如罗纳德·里根,曾任美国总统,长大后的秀兰·邓波儿跟罗纳德·里根合伙演过电影,她的银幕初吻就是献给里根的,所以后来里根对秀兰·邓波儿极为赏识。其实之前就有政客看上秀兰·邓波儿了,想用她这张牌。

  1969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就推举秀兰·邓波儿当第二次世界联合国会议代表。当时不是说秀兰·邓波儿能耐大,而是借助她的名气。过去秀兰·邓波儿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都挺广泛,她就被当作美国的亲善大使推举出来。秀兰·邓波儿这个时候已经年过40岁了,她在这个领域之内,展现了自己的能力。

  1974年,福特总统上台的时候,委派秀兰·邓波儿出任美国第一任驻加拿大的大使。我们都知道,驻外大使,没两下子干不了,尤其是对加拿大这样的国家,第一次建交,派大使入驻,他们国内的很多环境不见得对美国有利,一旦出现突发状况,怎么解决?中国的外交部部长大多数都是驻外大使出身,因为驻外大使要独当一面,懂得怎么能够把握局面。

  所以说,敢派秀兰·邓波儿当驻加拿大的大使,绝不是因为她过去的辉煌,而是认为她有这能力,而且作为一个女人,她有一定的亲和度。后来秀兰·邓波儿回到国内,充当美国国务院的礼宾司司长。很多人觉得这个职位轻松,组织个活动、搞个庆典,外国元首来接待,三军仪仗队之类的。其实不是,礼宾司的工作特别细致和繁琐,凡是重大庆典活动都得组织操持,而且所有外国驻美国的机构,像大使馆之类的,都得参与管理,凡是双方大型的官方交流,包括一部分民间交流,都得出席,可能一两句话说得不适当,就破坏了良好的沟通氛围。所以对礼宾司司长的要求非常全面,形象要好,人得有本事,还得会说话,能够机智地处理临时的突发事件,所以这个位置是很不好干的,但是秀兰·邓波儿在这个位置完成得非常好,后来里根评价她的外交官生涯,就俩字:“一流”,确实很了不起。长大后的秀兰·邓波儿,在外交舞台上向世界的所有影迷展示,我不是一条道跑到黑,我有办法实现我的人生第二次辉煌。

  我们以前看那么多的童星,不演电影了想转型都很困难,往往转型之后也默默无闻,但是秀兰·邓波儿却在新的领域之内,把人生的光彩再次发挥出来了。秀兰·邓波儿于2014年2月去世了,她的墓碑上由她的家人写了一段话,很有代表性:我们表示我们发自内心的尊敬,不仅仅因为她是一个出色的演员,一个了不起的外交官,更主要的是,她是我们敬爱的母亲、祖母、曾祖母,以及崇拜了55年的妻子。这段话说明什么,演员、外交官,是她人生的两个辉煌。

  很多人说,女人事业好了,家庭就够呛,女强人都不幸福。可是通过秀兰·邓波儿的碑文能看出来,她是个合格的母亲、合格的祖母、合格的曾祖母,更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她跟她的第二任丈夫在一起待了55年,30岁找的第二任丈夫,这丈夫说,我崇拜了你55年,说明这夫妻关系非常融洽,也说明秀兰·邓波儿的一生,事业上很成功,遇到瓶颈期成功转型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女人,她也收获了丰富的家庭角色,享受了应有的天伦之乐和幸福。从这个意义上说,秀兰·邓波儿不仅是无与伦比的一代童星,也是完美人生的践行者。(选自《老梁故事汇--老粱谈名流》)

文章标题:无无与伦比--秀兰·邓波儿
文章地址:https://www.mingrenzhuan.com/mingrenzhuanji/1833.html
相关阅读:
特别推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