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人传,只为改变你我!
当前位置: 名人传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三言二拍》:警醒世人的明代通俗小说

发布时间:2014-12-31编辑:名人传
      作者简介
      三言的编者是冯梦龙(1574~1646年),字犹龙,号姑苏词奴、龙子犹、墨憨斋主人,江苏吴县(今苏州)人。崇祯三年(1630年)被推举为贡土,后来逐渐升迁为福建寿宁知县,明朝灭亡时,相传他殉节而死。他以明末通俗文坛第一人而著称于世。三言中有的是他自己的创作,有的是改写而成。二拍的编者是凌初(1580~1644年),字玄房,号初成,亦称为空观主人,浙江乌成人,历任上海县尉,代理知县等职,最后升任为征川通判。据传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率军逼近时,他吐血而亡,他也是明朝通俗文坛的创作大家。
      背景介绍
      “三言二拍”是宋元明三代汇编而成的白话小说总集。“三言”是指《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分别各四十卷,后经加工整理而成短篇小说一百二十篇。“二拍”是指《初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共计七十八篇短篇小说,“三言”与“二拍”总称为三言二拍。
      内容概述
      该书《喻世明言》:原名《古今小说》。该书所收话本多数为宋、元旧作,少数为明人所创新作。如:《史弘肇龙虎君臣会》、《宋四公大闹禁魂张》等是宋、元旧作,《蒋兴哥重会珍珠衫》、《沈小霞相会出师表》等是明人所创新作。还有一部分作品是经明人改编旧作而来,如《新桥市韩五卖春情》、《闹阴司司·马貌断狱》等。这些小说中,以描写市井民众的作品最引人注目,比如《宋四公大闹禁魂张》写东京开当铺的张富爱财如命,欺凌一个乞讨为生的穷苦人,引起“小番子闲汉”宋四公的不平,夜晚偷取张富的财宝,终致张富破产自杀。《沈小官一鸟害七命》写一个机户的儿子爱鸟被杀的“公案”故事。这些故事与市井民众的生活极其贴近。
      《警世通言》:共收作品四十篇,其中宋、元旧作占了近一半,如《陈可常端阳仙化》、《崔待诏生死冤家》等,但它们也都经过冯梦龙的整理、加工;其中《老门生三世报恩》、《宋小官团圆破毡笠》、《玉堂春落难逢夫》、《唐解元一笑姻缘》、《赵春儿重旺曹家庄》、《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王娇鸾百年长恨》等篇,大概是冯梦龙本人所作。《警世通言》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的题材主要是爱情题材,比如,《小夫人金钱赠年少》与《白娘子永镇雷峰塔》都是通过爱情悲剧表现妇女不顾礼教,对于自由幸福的大胆追求,摆脱世俗。《警世通言》中描写的妓女命运往往很悲惨,《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中,杜十娘见李布政公子李甲忠厚老诚,本想以身相许,但是她的妓女身份却不能被官宦人家理解并接受,她终于被李甲出卖,于是愤而投江自杀。(www.mingrenzhuan.com)
      《醒世恒言》:《醒世恒言》的纂辑时间晚于《喻世明言》与《警世通言》,其中所收的宋、元旧作也比前“二言”少一些,只占六分之一左右。可以确定为宋、元旧作的有《小水湾天狐贻书》、《勘皮靴单证二郎神》、《闹樊楼多情周胜仙》、《金海陵纵欲亡身》、《十五贯戏言成巧祸》等篇。冯梦龙对于宋、元旧作,都作过整理加工。《大树坡义虎送亲》、《陈多寿生死夫妻》、《佛印师四调琴娘》、《赫大卿遗恨鸳鸯绦》、《白玉娘忍苦成夫》、《张廷秀逃生救父》、《隋炀帝逸游召谴》、《吴衙内邻舟赴约》、《卢太学诗酒傲王侯》、《李沂公穷邸遇侠客》、《黄秀才徼灵玉马坠》等篇,可能出自冯梦龙的手笔。在《醒世恒言》的明人所创新作中,关于爱情、婚姻、家庭的描写占有主体的位置,比如《钱秀才错占凤凰俦》、《乔太守乱点鸳鸯谱》等篇,借闹剧方式,嘲弄了扼杀青年男女幸福爱情的封建婚姻制度。
      “二拍”中部分篇章也反映了商人的经济活动,如《转运汉巧遇洞庭红》、《叠居奇程客得助》,都用欢快的文笔描述商人的奇遇,流露出经过冒险获取财富的赞赏。与“三言”一样,爱情与婚姻也是“二拍”中最重要的主题,但两者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三言”每每把“情”看作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基础;而“二拍”则更多地把“情”与“欲”即性爱联系在一起,并且对女性的情欲作肯定的描述。和“三言”一样,“二拍”在描写爱情与婚姻故事时,常常肯定妇女的权利,提高妇女的社会地位。如《满少卿饥附饱飚》中作者明白地指出,男子续弦再娶、宿娼养妓,世人不以为意,而女子再嫁或稍有外情,便众人唾弃,这是不公平的。作者在两性关系上的平等意识表达得相当明确。“二拍”在肯定情与欲时,每每直露地描写性行为,多淫词秽语;显得过于庸俗。
      欣赏与评析
      “三言二拍”是明末商品经济大潮冲击文化市场的产物。它们的作者都明确承认小说创作的商业性,所以,小说本身充满了浓厚的小市民审美情趣。但作者的创作态度又是严肃的,作者都明确表示要通过小说的“言”来教育人,维护社会安定。虽然我们能明显从小说中看到作者道德观中含有不少封建伦理的色彩,但他们这种以济世为己任的创作态度,则是难能可贵的。
      “三言二拍”的语言具有大众化、通俗化的特点,但又经过提炼加工。不少语言极富感染力和表现力,质朴自然又颇得传神写照之妙。如,写杜十娘临死之前,挑灯梳洗,“脂香粉泽,用意修饰,花钿绣袄,极其华艳,香风拂拂,光彩照人”,作者抓住这些异乎寻常的举动和现象,十分传神地写出了十娘当时的死志已定,而且是准备以“用意修饰”来表明自己“一片无瑕玉”竟被无情摧毁。“三言二拍”更多的语言看似不加雕饰的大白话,但很个性化,很有造像功能。
      “三言二拍”作为我国古代短篇小说,在我国小说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它前承宋元话本的传统,兼采传奇之长,后启《石点头》、《西湖二集》、《醉醒石》、《艳镜》、《觉世雅言》等白话小说。它不愧为宋元明短篇小说的精华。
分页:1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