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人传,只为改变你我!

张爱玲经典语录:人类驯服了飞禽走兽,独独不能彻底驯服女人

发布时间:2015-11-09编辑:名人传
      张爱玲经典语录:人类驯服了飞禽走兽,独独不能彻底驯服女人
      女人常常被斥为野蛮,原始性。人类驯服了飞禽走兽,独独不能彻底驯服女人。几千年来女人始终处于教化之外,焉知她们不在那里培养元气,徐图大举?
——《谈女人》
      张爱玲在《〈传奇〉再版序》中说:“将来的荒原下,断瓦颓垣里,只有蹦蹦戏花旦这样的女人,她能够夷然地活下去,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里,到处是她的家。”张爱玲:
      “蹦蹦戏”原是流行于东北地区的一种歌舞小戏二人转,又称“对口戏”、“双玩艺儿”。此外,彩扮莲花落也叫“蹦蹦戏”或“落子”。这类小戏是评剧的前身,流传到东北以后,又形成二人转。评剧与二人转在其源流上有密切的关系,很多早期评剧艺人都演唱过二人转。二人转和评剧实在难解难分,好在无论哪种,叫它“蹦蹦戏”都没错。
      张爱玲曾在上海看过蹦蹦戏,开始后,竹筒打拍子的声音一下一下毫不留情地砸下来,坐在第二排的张爱玲只觉被“震得头昏眼花,脑子里许多东西渐渐地都给砸了出来,剩下的只有最原始的。在西北的寒窑里,人只能活得很简单,而这已经不容易了”。和西北无关的“蹦蹦戏”竟让张爱玲想到“西北的寒窑”,看来是被砸得有点晕。不过,人有时就是这样的,总是把某种感觉和自己的特定印象甚或想象相联系,就像张爱玲小时候在感觉里把英国和法国的气候颠倒一样。在这种错觉里,也许再次地流露了张爱玲的思想,以为那蹦蹦戏就该是西北的,与那个寒窑相配,把人的生存的艰难呈现了。然后,再活下来,就非常的不容易了。张爱玲记住的蹦蹦戏,就是其中“扮作李三娘的一个北方少女,黄着脸,不搽一点胭脂粉,但描了墨黑的两道长眉,挑着担子汲水去”。张爱玲:《〈传奇〉再版序》。张爱玲一面感觉到凄然,主要是担心眼下这“热闹”的文明景象终会成为“过去”,而自己便是这热闹(哪怕只剩下表象)的热衷者,因为她喜欢看到“金钏银钗来负水”的华丽热闹。一面又像受到了什么启发似的,将来能够活下来的则是“蹦蹦戏”的女角,因为她活得简单,活得野蛮,才能经得起这文明崩毁时的那种大的破坏、彻底的破坏。
      如果说文明世界需要一点火种,一点希望,这个近于野蛮的女人,就是拥有火种的希望者。西方的盗火者普罗米修斯,在中国变成了北方小调中的胸怀火种的蹦蹦跳女人。
      比较京戏、绍兴戏而言,蹦蹦戏的简单装扮自然是近乎原始的,它对于人性的表现也是质朴而原始的。张爱玲寻求着人对“文明”的超越,但首先找到原始力量所在,也未尝不是令人欣慰的事情。张爱玲曾说过大的破坏就要到来,但她给人类吃了一颗定心丸:回到原始,具有原始人的那般力量,人类还是可以活下去的。张爱玲的荒凉中,又藏着一个执拗的希望。
      张爱玲复活与创造着“蹦蹦女人”,与其女性观相一致。她欣赏的女人,是奥尼尔创造的“地母娘娘”:强壮、安静、肉感、皮肤鲜洁健康、乳房丰满、胯骨宽大,像兽,却永远有深沉的天性的骚动,像牛,有它自身的永生目的。她不喜欢的女性形象是洛神、观音、希腊石像、金发圣母,因为从她们的身上,张爱玲看不到自己所推崇的生命力,她们或是古装美人,或是女运动家,或是俏奶妈。张爱玲的理想女性是生殖的,原始的,大力的,创造的。她对女性的理解是从文化的根基上切入的。所以,她认为“女人是最普遍的,基本的,代表四季循环,土地,生老病死,饮食繁殖。女人把人类飞越太空的灵智拴在踏实的根桩上。”因此,张爱玲对于男权社会的批判与其对于文明的批判是同步的,对于女性的期望与文明再造的期望是统一的。借女性、借原始来创造人类新文明的思路,成了张爱玲的文化思考的基本策略与设计。她喊出了女性主义之声:
      “高度的文明,高度的训练与压抑,的确足以斲伤元气。女人常常被斥为野蛮,原始性。人类驯服了飞禽走兽,独独不能彻底驯服女人。几千年来女人始终处于教化之外,焉知她们不在那里培养元气,徐图大举?”张爱玲:《谈女人》。(经典语录www.mingrenzhuan.com)
      “蹦蹦女人”,正是张爱玲的女权意象、表现核心与创作动力。所以,尽管张爱玲的所写多为阴暗的故事,但这些阴暗的故事一旦植入她的女性生命的大地神话之中时,这些阴暗本身也就显示了更多的人性,更多的活力,这使张爱玲不再是一个仅仅描写黑暗的作家了,相反,她拥有人类最光明的想象之一:用女性来创造一个新文明。
分页:1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