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人传,只为改变你我!
当前位置: 名人传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死魂灵》:抨击农奴制的自然主义文学

发布时间:2015-04-22编辑:名人传
      作者简介
      尼·瓦·果戈理(1809~1852年),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奠基人,出生于乌克兰波尔塔瓦的一个乡村小地主家庭,自幼就受家庭影响而酷爱戏剧,同时深受母亲影响而接受了浓厚的宗教和宗法制道德观念。1821年他升人波尔塔瓦省的著名学校涅仁中学,在这儿他受到了进步教师的启蒙主义思想影响,希望毕业后能为社会做点有益之事。1828年中学毕业,果戈理奔赴首都想干一番事业,结果却到处碰壁。生活的磨炼,使他把眼光由那种肤浅的浪漫主义想象转向了来自生活又充满诗情画意的民间故事,创作了《狄康卡近乡夜话》而一举成名。
      1835年,果戈理发表了两部有名的中篇小说《密尔柯拉德》和《小品集》,独特的讽刺艺术风格开始形成。
      与此同时,果戈里又开始了戏剧创作,在普希金的帮助下,果戈理于1836年完成了最为著名的喜剧《钦差大臣》,轰动一时。
      背景介绍
      1835年,出于对果戈理幽默天才的欣赏,普希金无私地向他奉送了自己搜集来的素材,供他酝酿《死魂灵》。7年之后,《死魂灵》第1卷出版,再次“震动了整个俄国”,比《钦差大臣》更甚。俄罗斯知识界三派力量(斯拉夫派、西欧派、民主派)围绕《死魂灵》就俄国的形势和出路展开了激烈的争议,但“对于他的才能,没有一个是漠然视之的,不是狂热地爱他,就是恨之入骨”。果戈理自己也未料到一部作品竟然会招致如此大的风波。地主出身使他在对俄罗斯农奴制的腐朽充满仇恨之时,又难以割舍一线希望。他甚至绞尽脑汁,期望在《死魂灵》第2卷中塑造出一些正面的、有理想、有希望的农奴主来。但残酷的现实最终使他的这一“努力”成了泡影。
      内容概述
      某省城一家旅馆,驶来一辆精致的轻便马车,马车的主人是人近中年的巴维尔·依凡诺维奇·乞乞科夫。入住后,乞乞科夫便到处拜访当地权贵,以其殷勤、风雅,在省城社交界播下了好名声。大家都以为他来头不小,他却更乐意打听本地地主家农奴死亡的人数。
      一周后,乞乞科夫如期回访他刚刚交结的乡绅玛尼洛夫。当得知乞乞科夫要向自己购买死去农奴的户口(即“死魂灵”)时,玛尼洛夫满口答应免费赠送。
      前往拜访地主梭巴凯维奇的途中,乞乞科夫遇到了另一个地主诺兹德廖夫。两人纠缠不清,乞乞科夫险些遭打。
      之后,乞乞科夫慕名来到具有上千农奴的普柳什金庄园。对乞乞科夫购买死魂灵的优惠政策,普柳什金喜出望外,他没想到死人也可卖钱。成交后,他破天荒第一次让仆人拿出发霉的饼子招待客人。
      遍访各农庄并购得大批死魂灵后,乞乞科夫返回了省城,想到马上就要赚到20万卢布,他得意极了。
      乞乞科夫四处购买死魂灵的事,在省城里越传越玄。他甚至被视为百万富翁,显贵们对他尊敬有加,小姐们也开始打他的主意。在省长家的舞会上,醉酒的诺兹德廖夫不知又从哪里窜了出来,当众揭露了乞乞科夫购买死农奴户口的事。省检察长吓晕了过去,官员们云里雾里,也都对乞乞科夫下了逐客令。小恙后的乞乞科夫发现“天气”有变,气急败坏,心慌意乱,坐车逃离了省城。(www.mingrenzhuan.com)
      以下选段描写普柳什金怕仆人偷他的东西,不敢离开家陪乞乞科夫去办手续,便决定写信给厅长大人,他四处寻找一张可以写字的纸片。吝啬鬼的性格跃然纸上。
      “桌上原有小半张白纸的呀,”他说道,“可现在不知到哪儿去了,我的底下人全是些混账东西!”说着他开始往桌上桌下张望,四处翻寻,最后喊叫起来:“玛芙拉!来哪,玛芙拉!”应声来了一个女人,手里端着一只碟子,上面放着读者久闻其名的面包干。于是,主仆之间发生了这样一段对话:
      “你这个强盗婆,把纸藏到哪儿去啦?”
      “老天在上,老爷,除了您自己盖在酒盅上的那张小纸片,我没见过什么纸。”
      “可我从你那双贼眼里就看得出来,是你捞走的。”
      “我把它捞去干吗?我要纸一点用处也没有,我又不识文断字。”
      “你撒谎,你把它给那个教堂打杂的去了,他是识得几个字的,所以你就拿去给他啦。”
      “可人家教堂打杂的要纸的话,他自己会弄到的。他才没见过您那张破纸哩。”
      “那你就等着吧,到了末日审判那一天,为了这一桩罪过,魔鬼要用铁枷来烙你!你等着吧,看他们把你烙得个皮焦肉烂哇哇叫!”
      “凭什么要烙我呀,那小半张纸我又没沾过手?说我有什么别的女人家的短处倒也罢了,可还没人编派过我偷东西哩。”
      “可魔鬼就是要烙你!他们一边说:‘你这滑头,你欺骗了老爷,这下要给你点厉害看看!’一边就用烧红的铁枷来烙你!”
      “可我会说:‘冤枉!老天在上,冤枉,我没拿过……’咦,它明明就在桌上。看您总是平白无故地冤枉人!”
      普柳什金果真看到了那小半张纸,一时说不出话来。
      玛芙拉走了,普柳什金往圈手椅里坐定,拿起一支鹅毛笔,把小半张纸翻来转去琢磨了半天,看看能不能从它上面再裁下小半张来,可是他最后断定,那是万万办不到的了;他把笔伸进里面装着一种起了霉花的液体、底上还积了许多苍蝇的墨水壶,蘸了一蘸之后开始写了;他把字母一个个描绘得跟乐谱上的音符一样,每分每秒钟都在稳住他的大有满纸挥洒之势的手腕,让一行一行字贴得挺紧挺紧,一边还不无遗憾地想:无论如何还会留下很多完全空白的地方。
      欣赏与评析
      《死魂灵》是果戈理的代表作品,经由鲁迅的推荐,果戈理在中国早已扎下了根。当然,这和果戈理作品系列对落后腐朽的剥削制度的讽刺、批评有关,它正符合了20世纪初中国社会变革的时代需要。
      《死魂灵》集中展示了果戈理的艺术天才:弥漫的幽默、嘲讽,精致的描写,独特的叙事结构。
      《死魂灵》独特的叙事方式和结构,值得每一个文学爱好者反复把玩、体味。故事主人公乞乞科夫的身世和奋斗史,一个平庸的作家会在小说的开篇“娓娓”讲给大家,而果戈理却不慌不忙,直到故事结束的最后一章,他才趁着主人公反思的机会慢慢道来,讲给早已心急气躁等得不耐烦的读者,让其恍然大悟。这种阅读快感,实在是妙不可言。
      果戈理对普柳什金等五位地主的漫画式、典型化描写,是《死魂灵》最为人称道的地方。小说最后一章(11章),实际上是《死魂灵》整个故事的开端。安排至此,足见果戈理匠心独运。中国古语称好文章说“虎头、猪肚、豹尾”,此可谓“豹尾”。
分页:1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