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人传,只为改变你我!
当前位置: 名人传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阴谋与爱情》:唤起民族觉醒的伟大作品

发布时间:2015-04-14编辑:名人传
      作者简介
      作者约翰·克利斯托夫·弗里德利希·冯·席勒(1759~1805年)是和歌德齐名的杰出的德国诗人和戏剧家。13岁时,席勒即被符腾堡公国公爵强行送入军事学院,过了8年囚徒式的生活。然而,这种军事训练反而培养出席勒对封建专政的强烈憎恨和对自由的渴望。1782年,其第一部剧本《强盗》在曼海姆剧院上演,未经公爵允许,席勒越境观看,因而被关进禁闭所。席勒不堪忍受,遂逃离斯图加特,后流寓魏玛结识歌德,成为德国文化“狂飙突进运动”的领袖之一。《阴谋与爱情》一剧,和席勒在符腾堡公国的生活体验有关,具有强烈的现实性,被恩格斯誉为“德国第一部有政治倾向的戏剧”,是“狂飙突进运动”的杰出代表。席勒的诗作《欢乐颂》经贝多芬谱曲,已经唱遍全世界,成为音乐宝典。
      背景介绍
      席勒13岁时,被符腾堡公国公爵强行送入军事学院,过了八年囚徒式生活。这种生活让席勒从心底产生了对封建专制的深切憎恨和对自由的强烈渴望。1782年完成的作品《阴谋与爱情》,和他这段生活密切相关,现实性很强,被恩格斯誉为“德国第一部有政治倾向的戏剧”,是“狂飙突进运动”的典型代表作。
      同时,该剧也在一定程度上为市民阶层伸张正义,对资产阶级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也做了非常有力的宣扬并予以肯定的态度。
      内容概述
      18世纪德意志某公国。宰相瓦尔特的独子斐迪南不顾门第差异爱上了乐师米勒的女儿露意丝。乐师夫妇不知究竟,生怕女儿被人诱骗,很是紧张。
      伍尔穆——宰相秘书也看上了露意丝的美貌,为了排除情敌,向宰相瓦尔特告了密。瓦尔特看穿了伍尔穆的把戏,但他也心中有鬼。为了巩固自己在宫廷中的地位,他希望斐迪南能够去娶公爵的情妇弥尔芙特为妻。因为公爵自己刚刚缔结了一桩政治婚姻,需要让心爱的弥尔芙特隐蔽一下,而有个公爵情妇做媳妇,瓦尔特的地位就会坚若磐石。为了各自的卑劣目的,瓦尔特和伍尔穆开始了密谋。
      未经斐迪南同意,瓦尔特即让人公布了儿子向公爵情妇求婚的消息,使刚从露意丝处归来的斐迪南大为恼火。为不失尊严,斐迪南仍然如约拜访了弥尔芙特。他原本想羞辱一下这个特权婊子、高级淫妇,却又被弥尔芙特突然讲出来的个人秘密所震动。
      原来,弥尔芙特本是一个英格兰的公主,因宫廷政变而流落异乡。她被迫做了公爵的情妇,却并不甘心这种屈辱。她目睹了宫廷的荒淫和统治的残暴,也曾用女性的魅力去感动公爵以减少更过分的罪行。她暗恋着斐迪南,希望真正的爱情能使自己得救,重回天堂。斐迪南为自己的鲁莽而感到愧疚,但对爱情的忠贞仍使他坚决地拒绝了弥尔芙特的感情。(www.mingrenzhuan.com)
      瓦尔特和伍尔穆的阴谋悄悄地进行着。他们派人抓走了乐师夫妇,威胁露意丝说他们随时会被执行死刑,而惟一能解救他们的人就是露意丝。她必须亲笔写下一封给侍卫长的情书。为了救父母的性命,露意丝按伍尔穆口授,写下了幽会的情书。
      宰相瓦尔特又让侍卫长故意把信掉到了地下,让斐迪南发现“奸情”。果然,心情急躁的斐迪南中了计,为露意丝的不忠气得发疯。弥尔芙特此时已彻底醒悟,不愿再委屈下去。她遣散了仆人,匆匆离开了这个小小公国。瓦尔特想告诉斐迪南弥尔芙特已走的好消息,气头上的斐迪南根本听不进去。他怒气冲冲地跑到露意丝家,质问露意丝的不忠和荒淫。因为受到伍尔穆的恐吓,露意丝不敢说出实情,仍然违心地告诉斐迪南,那封信是自己亲笔所写。“如果我可以开口,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我本来能够的,可是,残酷的命运缚住了我的舌头也缚住了我的爱。即使你像对待一个下贱的妓女那样虐待我,我也只好安心忍受”。
      已丧失理智的斐迪南却一点也听不出来其中的隐情,他在柠檬汁中下了砒霜,逼迫露意丝喝了下去。露意丝中毒倒下,临死之际,她说出了瓦尔特和伍尔穆的阴谋。斐迪南追悔莫及,喝了剩下的毒药,追随露意丝而去。看着亲子的尸体,瓦尔特也开始后悔。匆匆赶来的警察带走了他和伍尔穆。
      欣赏与评析
      商品经济的发展已经使现代人的激情和浪漫变质、凝固,对于会计学知识过分丰富发达的现代人来说,席勒的《阴谋与爱情》倒显得更像是“童话”和“传说”。
      在戏剧的结尾,是激情的斐迪南和悲情的露意丝余温尚在但却渐渐冰冷的尸首,爱的童话最终在现实的荆棘里破碎了。这使全剧在根本上成为一出悲剧,一出爱而不能得其所爱的悲剧。
      斐迪南、露意丝的爱情狂飙,使这出悲剧避免了沉闷和悲戚。在他们爱的告白、爱的宣言里,爱被置放在了最神圣、最高尚、最纯粹的祭坛上,功名、利禄、荣誉以至于生命本身都位居其下,下而再下。他们的爱情并不因其失败而死亡,相反,他们为爱的奋斗、为爱的牺牲弘扬了爱的威名。
      “激情”的目的是自由,为此它要冲破重重束缚和压制,斐迪南与露意丝的爱情悲剧突出了两个主题:第一,自由爱情对封建等级制和婚姻交易的反抗;第二,婚姻爱情之外的社会正义主题,这一主题在婚恋主题之中的展开,丰富了戏剧的文化内涵和政治重量。伍尔穆和瓦尔特的阴谋,暴露了小公国政治的肮脏内幕和宫廷朝臣的丑恶嘴脸;而公爵为了讨取情妇的欢心,竟不惜用数千人的生命去换取一粒宝石的细节,则揭露了当时封建专政的腐败。有意思的是在戏剧结尾,作者安排了坏人遭报应、受惩罚的正义结局,让法警带走了罪恶狡诈的伍尔穆和瓦尔特。在此之前,弥尔芙特也发出了致公爵大人的告别信,和罪恶挥手告别。这实在是德国文化的“狂飙”影响所致。
分页:1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