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人传,只为改变你我!
当前位置: 名人传 > 故事 > 民间故事 >

如禅的二乔故事

发布时间:2017-05-21编辑:名人传

说话说一半,会不会烂舌头,许多人表示不担心;不过说实在的,语焉不详、吊人胃口等等,肯定不是令人赞许的风格。这方面,古代大咖显然是先行者,他们特擅长“灭口”的节奏,折磨人,没商量。

比如关乎美女“二乔”的记述,就非常具有代表性。

《三国志·周瑜传》载:建安四年,小霸王孙策跟周瑜一起攻占皖城,“时得桥(乔、桥,互为通假)公两女,皆国色也。策自纳大桥,瑜纳小桥。”裴注引《江表传》也有载:“策从容戏瑜曰:‘桥公二女虽流离,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其他的再没了,一如惊鸿照影。

跟子虚乌有的貂蝉相比,乔家这对姐妹花还算幸运,被信史同时点名,属于有血有肉的真人。可是这种“点名式”介绍,真的好吗?

国色、流离等,都是激活痒痒虫的字眼,《魏略》里介绍文昭甄皇后,不过“颜色非凡”而已,再加上孙策、周瑜两位如日中天的牛人锦上添花,很符合才子佳人、英雄美女之类的传统眼球模式了,为何就没了下文?岂非存心让读者受虐?人家《爱情公寓》里送小龙虾的外卖哥,还后续交代了香肠嘴呢!

或许作者玩的就是“你猜”,考验一下后人的想像力。

所谓点到为止,便是禅示。

二乔故事,确乎如禅,任你怎么猜,都不得要领。

比如出身,有人猜乔玄“乔国老”是她们的爹,然则乔玄184年就死了,其时75岁,建安四年即公元199年,莫非古稀了快死了还能生育?有点悬,再说户籍所在地也对不上号;比如婚后生活,有人猜她们各自留下了子孙,虽寡居亦足慰矣!可是那一年孙策周瑜都25岁了,“有周瑜者,与策同年”(《江表传》)。古人早婚,妻妾成群,未必只有乔家丫头才会生孩子吧。

史家话说半句,文艺家也跟着学,可谓集体的不怕烂舌头。

唐代的小杜先生有诗曰:“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够著名了!蹊跷的是,小杜生活的时代,还没《三国演义》呢,他咋跟老罗一个调调儿?又是如禅。

小杜的依据,良史精神可能不重要,民间情感大概更多一些。虽然一场战争的瓜熟蒂落,接踵而来的资源掠夺,乃是亘古之常态,美女也是资源的一种;但是谁能证明曹操南下就是为了乔家二女?“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诸葛亮在小说中欺骗周瑜的这个针对性、具体化的伎俩,小杜肯定不知道,那就只能说明是出于一种普遍的民间担忧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老百姓希望这种佳话传承下去,哪怕是残缺的。

怀古的要义在于取鉴。

如禅的二乔故事,在小杜笔下,既有探秘的性质,让我们隐约看到了重重迷雾后的某些可能发生的事情,又增添了思想的魅力,其潜台词还是“我只能说到这个分儿上了”,留给读者的禅悟,是反战呢还是反战呢?自己去猜,反正是个正常人都想太太平平过日子。

宋代的苏大学士也是禅中高手。

他只需一个字,准让人找不着北。比如“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这个“嫁”字,其意也浅其思也深,正所谓“字里乾坤大,书中日月长”啊!信史对二乔婚姻的措辞颇为谨慎,“策自纳大桥,瑜纳小桥”。为何不说“策自聘大桥,瑜聘小桥”?《礼记》曰“聘则为妻,奔则为妾”,文言语境中还有“妻某某”的常见形态,都表示正室;对于妾或侧室,一个“纳”字足矣,有时候涉及礼法也用“娶”,如史料中“妻无子,娶妾”的记载比比皆是。

孙、周二人在攻城略地过程中偶得二女,无论如何不能冠之以“娶”或“聘”的,是故二乔绝不是正室,亦并非正常嫁娶。

东坡先生留给我们的禅,不知是一种讽刺,还是一种悲哀,让人搞不懂。无论周瑜怎样的“雄姿英发”,也无法改变大乔次年丧偶,小乔九载寡居的残酷现实。

“千载墓门松柏冷,东风犹自识将军”。

历史的光环永远属于男人们,她们这些弱女子只属于禅,需要我们去悟,用逻辑去推测。

分页:12 3